<< 我願意為你等 | main | 如指間流沙般悄然消逝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6.07.07 Thursday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有些記憶在模糊著

有些記憶終究是被模糊了,太久太久了,我嘗試著還原,壹遍又壹遍。
又是壹個過於晴朗的下午,渴望陽光的我又懼怕陽光,它似阿瑞斯那般耀眼,有著令人折服的魅力;似泰坦在提坦之戰中,那整整10年中的那般尖銳;似努阿達,那般執拗,不顧壹切的湧向大地,那熱浪也被努阿達的狂野氣息感染,誓將人類驅逐出這炙熱的陽光底下。
不顧那過分的驕陽,我也固執的撐著行李包中那在淘寶上奮戰了2小時淘來的小花傘,牽著那剛睡完午覺的小白貓,(不過好像那貓不能稱之為小,它太肥了)執拗的走向那向日葵花田,那貓兒似乎被向日葵花田形成的蔭影吸引冰毛巾,也不再顧及它整日維持的慵懶形象,帶著它那過度苗條的身板,用著我很少見的速度奔向那向日葵花田。不壹會就不見了它自認為矯健的身影。
那向日葵花都向著烈陽,盡使它們的葉被它們所迎的生機給逼的失去了那在朝陽中怒放的生命力,它們都擡著頭,隨著太陽東升西落,沒有怨言,不曾憤懣,似乎所有的炙熱它都甘之如飴。
我就那麽靜靜的站著,那逐漸西斜的太陽所散發的光曬得我的小腿生疼,我仍執拗的站著,看著那花兒,那般金燦,那般虔誠,沒有壹絲對養育它的陽光怨念,不知為何,我就是挪不開腳步,移不開視線,就那麽癡癡的站在那。
望著那花海,腦子裏總閃現壹些似曾相識的片段,依舊是那驕陽,那花,不過卻新添了小孩,老人,青年,他們的歡顏笑語,以及那無數個日出日落。不過我卻總不能將他們完整的拼湊出來,那些日日夜夜依舊無序在我腦海中閃現。
現在卻只有那老人和小孩bb手推車
不知過了多久,就有老人走來,背著鋤頭,帶著那由黃變醂仕草帽,後面跟著抱著壹看就知道用了很久的‘水壺’(壹個大的果汁瓶)的小男孩,他們有著同樣被曬得酘説の偲皮膚,同樣快得穿破底的涼鞋。在距我不到20米的地方他們停下,老人轉向花田,那小孩抱著‘水壺’躲在路旁的陰涼處,等待著那老人。
我走向那小孩……
記憶在這就模糊了,我想了壹遍又壹遍,可那模糊了的記憶就像電影燒片,始終不復當初。只會依稀記得他告訴我他父母和這村大多數年輕人壹樣在外打工,那花田是他爺爺(那老人)那壹輩人辛苦培育的……還有許多他和我分享的小秘密。
不過在看到他爺爺抱著我的小白出來時,記憶又清晰了,他笑著,那燦爛的笑容與他那褶皺滿布的臉極為調和,似乎那是獨屬於他的笑容。小白享受著老人溫柔的撫摸,那老人也不耐其煩的順著小白的毛給它理著澳門旅遊。看著小白的溫順我有絲疑惑,小白的那在被我從鄉下二姑家抱來時就被我發現的那份對生人的抗拒似乎它遇到老人時就不復存在,此刻只有溫順。這次暑假回鄉絕對是個意外,原本規劃了的和朋友壹起去環遊,因為朋友突發有事而不了了之。我又不願將早早打包好的行李重放原位,所以我就抱著小白去鄉下,那有著我逐漸模糊了的童年記憶的鄉下,對我和它都既熟悉又陌生的鄉下。
記憶又模糊了,腦海中也只有和那老人交談過的場景,不過內容卻忘了。最後我從老人手中接過那睡得很穩的小白,走了。第二天,我便離開了鄉下,我怕小白很喜歡這不願離開。
不過,說實話,即使小白再留戀著,我也可強行帶它離開這,不過我這麽做是為何,我也在思考。
有些記憶在模糊著,不過,那在模糊,總有痕跡證明它存在過象牙海岸特價機票。就像那燒了的電影膠片,依舊被人稱為膠片壹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6.07.07 Thursday
  • -
  • 17:15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
calendar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January 2019 >>
sponsored links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recent comment
recommend
links
profile
search this site.
others
mobile
qrcode
powered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