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也應該有生命吧 | main | 我願意為你等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6.07.07 Thursday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人不知何處來去的仿徨!

太多的身影,在眼前呼啦啦地晃過,漸漸抹上一層灰暗,模糊起來,最後直至無力的空白。太多的風景,一點點地破碎,如石子擲入湖中後的倒影晃動,那種碎碎得讓心禁不住恐慌起來,是嗎?真的是如此嗎?為何如此支離破碎?那些 cooling towel片段怎會如此黯淡了?

我好像至今仍能記起四歲時的事情,可我真正記得了嗎?記憶好像只殘存了部分灰白的畫面,那些畫面模糊到我不停地問自己,這究竟是我想像的,還是真實的記憶呢?我隱隱約約的看到他緩緩沉沉地彎下腰來,用枯槁的手去撿拾起地上的紙牌,無聲的醉読鑛寝翕任性。小小的影子,明亮的雙眸,認真地注視著這一切,心底竟有一份沉重與愧疚。我又看到他和我一起去買冰棒,買的時候還特 冰毛巾意問我要買那種,我猶豫片刻,用小手一指,指在一袋有各種顏色的那個,稚氣著說:“我就要這個,這個好吃。”後來的路上,陽光飛濺著,一高一矮的影子映在地上,幸福的小麥色氣息流動著歡語。然而,無論如何我也看不到他眼角的滄桑,滿臉的褶皺,白髮的幾許,只有淺的不能再淺的印象,他好像很瘦,瘦得只剩骨了,像冬日夕陽裏顫顫的枝條,而對於我,卻永遠偉岸著,如樹,如山。

越想越覺得自己是在編造。若說故事的確是這樣,那麼一層層的細節就真的分毫不差麼?我翻動著兒童英語記憶的圖冊就好像遠遠地看山上的一株樹,我看到的只能是它大致的外形,比如是否高大挺拔,是否蔥郁滴墨。我看不清它每一寸的細處,然而自己卻是止不住要去想像。冤娑慎沾了些透明的濕露,帶著清新味兒。某只小蟲或許正懶洋洋地舒展身子,然後蟄伏在某片葉子下麵。濃密處或許還有一只小而溫馨的鳥巢,鳥媽媽在晨朝用最溫柔的羽毛拂過每個孩子的臉頰,日暮時又耐心地餵食,斜陽的餘輝透過枝葉傾灑入巢。
一定會有人說,回憶是通向光陰深處的一班車,過去就過去了,何必再糾結呢?忘記不是更好麼?可是高壓通渠,真的可以不去糾結麼?真的可以將其置之不顧直至忘記麼?倘若真正忘記,那麼是否就可以不再去憂傷?當你拾得幾縷殘香,卻忘了一樹花開的模樣,當你驚奇靜池中的幾點波紋,卻忘了池水下皆若空遊無所依的遊魚,當你醉望傾城柳色,卻忘江湖河畔有春風拂過,你難道不覺得這是生命的空白,靈魂的悲哀?人們用言語晾曬舊時衣裳,你獨自在邂澱耨鯡義柴仰ァF畸径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哀傷遠好過於一人不知何處來去的仿徨。

而我,真的記得了麼?是否,遲早有一天,所有的都將歸於空白,眼前都會成陌生,那時你我或已滿鬢生霜,巍巍挪動的腳步裏落下的是不安,是無依。
記憶未曾說過離別,遠去,只是歲月如風,光陰飛逝。生命一直在向前行走,只是一路走,一路又忍不住地回眸,淚光閃爍。
凝一窗記憶的風雪,眺望遠方。遠方,葉落成空。
我帶著夜的疼痛,沉沉睡去。一切都很安靜,如月色無言,漫過樹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6.07.07 Thursday
  • -
  • 12:47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
calendar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January 2019 >>
sponsored links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recent comment
recommend
links
profile
search this site.
others
mobile
qrcode
powered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